关于模式问题,我们一般可以将锂电板分为电池制造环节和上游配套产业

编者按

澄清上述问题可以帮助投资者更好地了解行业趋势,把握投资机会。基于此,《证券时报》专门推出了“投资者对话”系列,与知名投资机构、业内专家一起对市场热点行业进行深入分析。

意见摘要:

锂电池行业一线厂商的地位稳定,宁德时代第一兄弟的地位长期难以撼动。二线制造商的模式尚未确定,最终必须通过产能周期的企业预计将成为围困的重点。

锂产业链作为一个整体不存在过剩问题,特别是在锂电池环节,至少到2025年,锂资源将处于供应紧张的局面。

无论是比亚迪的刀片电池、特斯拉的4680电池,还是宁德的麒麟电池,它们都有相同的目标和共同的产品技术路线,不同的定位,各有特点,没有好坏之分。

新的电池路线不太可能在短期内破坏现有的锂离子技术。目前,从成本、规模和性能的角度来看,锂离子电池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仍将是新能源汽车的最佳能源解决方案。

锂产业可以类比光伏电路,上千亿上市公司的产业链将会越来越多。

新能源投资逻辑主要基于以下三点:行业轨迹、投资拐点、创始人模式;同时,机会愿景帮助我们作为“早鸟”投资于投资回报率较高的项目。

锂行业的竞争格局是否发生了变化

宋景川:锂目前供不应求,碳酸锂价格处于历史高位,这给电池制造商带来了巨大挑战。为了保证自身的供应链安全,提高产品市场的议价能力,电池制造商通过投资或合资等方式布局锂资源已成为自身发展的合理选择。这里共享一组数据,供同行交流和讨论。根据我们的内部研究和分析,在中性预测下,到2025年,全球锂电池需求将达到约2TWh,锂资源供应将达到约1.7TWh。考虑到采购库存、产品库存等因素,锂资源供应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仍将存在一定缺口。总体而言,我们认为锂产业链整体上不存在过剩问题,整个产业链的供应仍然紧张。至少到2025年,情况将如此,尤其是锂电池。虽然目前各大厂商的扩张速度非常快,步伐也非常大,但受生产着陆和生产坡道等因素的影响,甚至包括上游资源的影响,实际产能与计划产能存在差距,不会很快形成过剩局面。

关于模式问题,我们一般可以将锂电板分为电池制造环节和上游配套产业。第一,电池制造。电池制造业,总体而言,马太效应相对明显,宁德时代比亚迪行业地位相对稳定,电池制造商处于二线格局,具有一定规模和技术特点的企业仍有较大的市场机会,市场份额有望得到提升,这是我们最近投资一些电池企业的基本判断逻辑。

看看电池配套行业,主要包括上游材料和配套设备。配套产业制造商的格局相对分散。受近两年产能不足的影响,一些配套环节的格局也将发生微妙变化。例如,负极材料行业,由于能源消耗指数和石墨化能力的限制,行业能力不足,这为许多企业提供了巨大的市场机会。最后,经过生产周期的企业有望突破围困,在行业中占据重要地位。

宋景川:对于锂电池企业来说,有几个重要因素可以让其具备穿越周期的能力:一是拥有良好的客户资源,二是技术团队的实力更强,因为整个锂离子电池终端产品有点类似于定制模式,不同品牌电池的要求不同,团队需要有较强的技术积累和迭代能力,以满足不同阶段不同客户的需求。

千里之行行吗 首选的技术路线是什么

宋景川:无论是比亚迪的刀片电池、特斯拉的4680电池,还是宁德的麒麟电池,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和共同的产品技术路线。共同目标:两者都旨在提高电池组的整体能量密度,增加电动汽车的续航里程,并解决消费者对电动汽车续航里程的担忧。共同的技术发展路径:两者都是通过结构创新,使电池结构更加简化,以提高单位能量,在材料上可能会有一些小的创新。这三种技术各有特点,产品定位也不同,没有明显的技术优势和劣势。另一方面,当谈到电池技术时,在大规模生产的基础上进行比较是有意义的。

目前,宁德泰晤士报的CTP3.0“麒麟电池”可以在特定的车型和特定的工作条件下实现,充电时间为10分钟,续航里程为1000公里。在车辆的实际运行中,由于工作条件和车型设计的不同,可能与理想值存在一些差异。例如,在东北部的低温下,巡航航程可能会受到影响。此外,10分钟快速充电需要特定的充电设备才能实现,而中国目前的快速充电设施建设还不完善,这也将影响车主的实际驾驶体验。无论是巡航还是充电便利性,新能源汽车与传统燃料汽车的体验仍存在诸多差距,无法颠覆传统汽车行业。

[新闻阅读]

然而,目前,新能源汽车已跨过行业渗透拐点,市场份额将迅速增加,传统燃料汽车的竞争力将更大。

宋景川:让我先回答后一个问题。我个人认为,新电池生产线很难在短时间内颠覆现有的锂电池技术。钠电池的优点和缺点非常明显。其主要优点是成本低,而明显的缺点是能量密度低,被称为“两低”。目前,钠电池行业仍存在许多不确定的路径,如正极材料的选择、电池型号等,这将限制实现规模化的时间和应用范围。

关于模式问题,我们一般可以将锂电板分为电池制造环节和上游配套产业

固态电池具有安全和高能量密度的优点。然而,随着特斯拉的4680电池和宁德时代的麒麟电池等上述产品的出现,电动汽车的范围可以完全满足消费者的需求,而固态电池的能量密度优势正变得越来越弱。在安全性能方面,目前或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我认为固态电池仍难以大规模生产,工业应用仍将以半固态或所谓的准固态电池为主,但这些电池的电解液量较少,固态电池的安全优势在于,电池堆越长,成本越高,在动力电池领域,固态电池可能不会在短期内对锂离子电池造成重大影响。目前,从成本、规模和性能的角度来看,锂离子电池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仍将是新能源汽车的最佳能源解决方案。

宋景川:钠电池做得比较好,有中科海纳、浙江钠等,锂领先宁德时代、新旺达和长城汽车等传统汽车公司也有布局;此外,宁德时代和比亚迪等锂业领头羊本身也是固态电池领域的领头羊,还有北京威兰、江苏青涛和赣峰锂业。总的来说,钠电池主要在国内开发。与主要分布在海外的锂不同,我国钠资源丰富。

宋景川:锂行业有巨大的空间,可以容纳更多的上市公司。从长远来看,锂产业仍处于初级阶段,未来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这个行业可以比作光伏电路。目前,光伏产业链中1000亿级的上市公司越来越多。相比之下,锂电行业的上市公司仍有很大的想象空间。在未来几年,我们可能会看到越来越多的锂材料公司、设备公司、电池制造商等,或通过独立IPO,或通过工业分拆等方式进入资本市场愿景,成长为1000亿水平的上市公司。

比亚迪在弯道上超越特斯拉

宋景川:对于新能源从业者和中国人来说,国产品牌汽车超越特斯拉是件好事,但现在谈论“在弯道上超车”还为时过早。我们应该清醒地看到,国产汽车在关键核心部件、智能控制等领域,如电机、芯片等,与特斯拉相比还有很大差距。同时,汽车也具有消费属性,消费品品牌建设和市场认知度也是产品市场地位的重要考虑指标。

与智能手机行业相比,华为、小米等国产手机在国内外都取得了巨大的品牌影响力,国产手机品牌也在一定程度上超越了它们。因此,除了“苹果产业链”,我们经常听到“华为产业链”和“小米产业链”。然而,在汽车行业,我们经常听到“特斯拉产业链”,但很少提到“NIO产业链”、“理想产业链”或“Xpeng产业链”,这表明中国汽车在全球市场上建立品牌影响力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宋:2021,全球新能源汽车普及率为13.4%。对于产业链而言,10%的渗透率是该行业爆炸性增长的初始阶段。欧阳明高在2022电动汽车100论坛上表示,未来十年甚至二十年将是新能源汽车发展的黄金时代,2030年之前将是一个快速增长的时期。这也意味着新能源汽车产业链蕴藏着巨大的投资机会。

整个新能源产业链非常庞大,可以简单地划分为以下主要行业:1.2.硬件,包括大三电、小三电及相关汽车零部件;3.智能控制,本节可对与智能控制相关的所有行业进行分类,包括芯片、雷达、自动驾驶、智能驾驶舱等产品。

目前,汽车投资机会非常少。硬件领域最大的投资机会是汽车零部件和锂电池产业链的国内更换,如上述阳极材料、隔膜目前一级和半级市场的投资机会可能更好,如私募和新电池技术。在智能控制部分,投资机会相对较多,但目前整体估值相对较高,估值泡沫较大,建议合理投资。

宋景川:在传统燃油汽车时代,日本和德国可以说主宰了世界。丰田、大众和其他汽车集团一直引领着全球汽车行业。发动机、变速器等汽车核心零部件也一直被外国公司垄断,中国几十年来的自主品牌发展也难以超越日本、德国、中国等汽车强国。

对于新能源汽车投资,我们需要警惕估值过高和两个陷阱

宋景川:新能源汽车轨道的投资与其他轨道略有不同。作为私募股权投资,我可能更关注客户资源、产能规模、产品价格优势、技术优势和估值。与传统制造业不同,汽车业的车辆分级门槛更高,因此客户资源被视为第一要素。第二是产能规模,这主要是因为优质新能源客户的数量往往很大。供应链安全是后续业务谈判的基础,客户在选择供应商时也会将“供应保障”作为首要条件。此外,价格也是一个重要的考虑因素。汽车行业对供应链的价格极为敏感,高性价比的产品将更具竞争力。

然后是技术,因为PE项目阶段的新能源产业链,技术差异较小,主要是创新,技术将是关键客户团队能够进行迭代的能力,如结构的创新、材料的微调,迭代能力反映了团队的技术水平能够及时响应客户需求的变化。从投资的角度来看,估值不是我们在投资时应该考虑的第一个因素。它更多地用于匹配我们对企业阶段的判断,是整体评估中的参考因素。专业投资机构一开始不会谈论估值。

宋景川:如果你看看当前节点,估值过高可能是一个相对较大的风险点。我们认为,投资应该回归企业的本质来分析和判断。虽然估值不是我们的优先因素,但就整个新能源汽车产业链而言,巨大的投资价值吸引了大量资本参与这条轨道,不断推高估值,导致基础估值膨胀,形成阶段性泡沫。

宋景川:大投资逻辑应该建立在以下基础上:1.2.投资转折点。3.创始人结构和团队执行。我对整个新能源行业的投资也体现了这种投资逻辑。

第一个是轨道选择。选择的轨道应该足够大,只有足够大的轨道才能容纳更多的上市公司,才能容纳市场价值更高的公司,因此,我们也有机会获得更大的投资回报。第二个是拐点。事实上,投资是投资的拐点。该拐点包括技术拐点、渗透拐点、供需拐点等,不同行业、不同目标的拐点判断也不同。以锂行业为例,新技术面临技术拐点的判断,传统锂需要对供需拐点有深刻的认识。第三是团队合作。“老板”和“企业家”之间存在巨大差距。成为“老板”很容易,但成为“企业家”很难,我们投资于“企业家”。这要求我们更准确地判断创始人的模式和战略能力,同时还要检查团队的执行力和产品商业落地能力。

此外,还可以补充一点,机遇期有助于我们获得更高的投资回报。看项目的亮点不仅是看项目方的展示,更有价值的亮点往往需要投资者自己挖掘。平庸的投资经理倾向于接受公司提供的服务,如果不接受,他们会觉得自己一文不值。作为一线投资人员,我们全年都接触到各种项目。凭借较高的市场敏锐度和更广阔的机会视野或行业视野,我们通常可以在其他人之前发现未观察到的市场机会和项目亮点,从而投资于回报率更高的项目,成为“早起的鸟儿”。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致觉英语学习网(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