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司机说,他跑了30家公司的名单,却挣到了70元的毛利

原标题:货版滴滴“穴起”消费者:搬家吗 狮子张开大嘴

契约精神 不存在

当司机说出那句话时,郑先生惊呆了。

杭州的冬天又湿又冷,小郑揉着手,站在寒风呼啸的大街上。背后是几十个包装好的箱子,前面是一个不讲理的司机。

“你没听见吗 说东西太多太重了,要加一百块!”司机提高了音量。

“那我就叫别的司机吧。”郑先生想了想,拒绝了这突如其来的要求。

“别拉倒,”司机转过身,跳上他的小货车,和扬长走了。车身上,突然印着三个橙色的大字“货拉拉”。

这是新华社报道的事件,郑先生打算搬家,在朋友的推荐下下载了拉拉。按照应用程序的提示,他仔细地填写了需要运输的东西。根据平台,需要135元的运输费和200元以上的搬运费,他也爽快地付了。但没想到他把东西都打包了,却遇到了开头的场景。

在市场交易中,暂时涨价是一种极具契约精神的行为。货运拉拉司机能如此明显地提出要求,说明涨价已成为互联网货运平台的潜规则。

此外,在黑猫投诉平台上,还可以查询多个司机临时加价的案例。

消费者们使用货物拉拉和高速狗乘坐出租车,但本质上是基于对平台的信任才得以订购的。结果,在搬家太累的时候,遇到了这样的麻烦。平台不能推卸责任!

互联网+货运,本来应该是一个很棒的生意,可以大大提高货运效率,规范货运市场。为什么现在会出现这种混乱局面呢。

司机太难了

“货物拉拉从东莞滚出去!

[今日看点]

2019年7月19日,东莞货拉拉分公司门口,一大群司机拉着横幅,大家激昂地喊道。他们头顶上的阳光,无比炽热。

这场抗议不仅发生在东莞,还发生在泉州天津昆明等多个城市。原因只有一个:货物拉拉突然降低了司机的运费,司机赚不到钱。

一位司机说,他跑了30家公司的名单,却挣到了70元的毛利。现在等运费降价后,他只能挣50多元。再扣除油钱、保养费、交给卡拉的会员费,他甚至要把钱倒过来!这样的话,他一个月的收入可能会少三分之二。

如果司机放弃货运平台,自己工作呢 可能也捞不到油。由于市场已经被巴拉拉教育,一般只能接受巴拉拉提供的低价。

这样一来,就很容易理解为什么司机会出现暂时涨价的行为。既然他的收入人为下降,他就只能把消费者“开刀”了!

据《人物》报道,卡车司机的生活极其清新单调。事故多、睡眠少、路途长、挣钱少,要时刻警惕偷油贼上门。他们的人生大部分都是在路上,狭窄的两个停车位居住的地方。

所以对于收入的下降,他们会比普通人更敏感。因为拉行李是生活的全部。一时的涨价,看似不合情理,实际上却无能为力。

但是,货物拉拉下调运费有其相应的理由。

近几年,互联网货运行业的竞争非常激烈。经过一轮厮杀,现在市场上几乎剩下的拉拉和快狗都坐上了出租车。面对敌人,他们心潮澎湃,打法凶猛,想用价格战占领市场。这样的兵戈铁马,在百团大战的时候也见过。

平台间激烈的价格战,对消费者来说似乎是好事,但对司机来说却是噩梦的预兆!

有的人走着走着就散了

“这是把司机变成狗了 还是把客户变成狗了 叫他虎狼之师也比这好!”

在镜头前,司机不遗余力地吐槽“快狗打车”这个名字。

除了网友吐槽外,司机们也对这个名字不满。毕竟,“狗”一词在汉语语境中有时等同于“摇尾乞怜”“小伏”,含有一点贬义。

但事实上,一家企业改名是嫌以前的名字太记不住,还是想转换。高速狗出租车是第二种。这意味着从B端货运转向to C业务。

在媒体对高速狗出租车创始人陈小华的采访中,可以了解到陈小华有意转型的原因。他认为B端市场太小,“想走出批发市场”,让他随时随地都能轻松找到卡车。

陈小华

与陈小华有着同样的初衷的,是周胜馥。

2013年,他刚刚实现了财务自由,想用手中的资源来做事业。他注意到,在移动市场上已经有一家做出租车生意的公司,但还没有人涉足面包车。于是他以“提高货运市场运营效率”为目的,成立了货运拉拉。

没错,快犬出租车和货轮的目的其实很相似。

目前的货运市场存在信息不对称交易不标准等严重问题,实际上是一个非常落后的市场。很多司机的日常生活就是趴在家具城门口工作,靠人情做生意,整天游手好闲。

一位司机说,他跑了30家公司的名单,却挣到了70元的毛利

高速狗出租车和货轮运用互联网的方法改造这个巨大的市场,正是功德无量的大事。

而且,互联网+反而产生了新的问题。

再加上高速狗出租车和货轮,都太想赢了,到了今天的局面。

庄心妍在歌中唱过: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希望快狗的出租车和老虎不要像歌一样被惊涛骇浪所迷惑。

版权问题的商业合作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致觉英语学习网(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